欢迎您进入安康市招商和经济合作局网站!

今天是:
  

一个企业主对安康营商环境的亲身感受

作者: 党信朋  发布时间:2019-01-31 09:25  

安康经济发展这么多第一,市长带领下的产业政策影响深远

  25日上午,全市招商引资推进大会暨在安兴业企业家迎新春恳谈会在安康会议中心召开。安康市长、副市长及各单位领导出席。会上,安康市长、副市长以及特聘的安康发展高级顾问,在安投资企业家代表、安康本土企业家代表均发表了精彩绝伦的演讲,对安康的经济发展概况做出总结并提出建设性意见。
  赵俊民市长在讲话中(我更愿意称为演讲,以区分传统意义的讲话和发言)提到:安康GDP(生产总值)历史性的超过了千亿大关,其中多项经济指标安康连续多年荣获全省第一,尤其是在非公经济占比这项指标上,安康是陕西省唯一和全国平均水平接近的地区,非公经济占比59.3%(全国是六成)。
  数据是无法战胜的真理。在欠发达地区,这个全省唯一意味着什么,每位民营企业家心里肯定都十分清楚,唯有数据能佐证安康政府提倡的“平等”政策,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平等对待、大中企业和小微企业平等对待,只要是抱着务实的创业之心,来安康,这绝对是一块活跃的热土。
  全市生产总值(GDP)1133.77亿元,同比增长10.2%,增速高于全省1.9个百分点,连续四年居全省第一。
  第二产业增加值626.80亿元,同比增长13.5%,增速高于全省4.8个百分点,居全省第一。
  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5.2%,增速高于全省6个百分点,连续三年居全省第一。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6.1%,增速高于全省5.9个百分点,连续两年居全省第一。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32.68亿元,同比增长12.0%,增速高于全省1.8个百分点,连续两年居全省第一。
  非公经济增加值672.8亿元,占GDP比重59.3%,高于全省5.1个百分点,连续四年居全省第一。
  农业增加值128.24亿元,同比增长3.9%,居全省第一。
  2018年,作为安康的营商环境提升年,全年市场主体(简要点就是企业数量)大幅增加,在承接东南沿海产业转移上全面开花,不管是毛绒玩具还是电子产品,从集中工业区到社区工厂,到处都在建设生产线,筹备生产。
  笔者不再继续复制大家近几天已经耳熟能详的数据,也不摘录领导讲话中的经典片段,从身边真实发生的事情来讲几个细节。
  在陕南移民启动以来,一直以来有个让安康人担忧的事情,曾经在日常聊天中,有政府部门干部以及村上的乡亲,他们都担心搬到社区我怎么生活啊?没有就业岗位和工作机会,以前家门前还有二分“菜园子”,这下也没有了。
  2018年下半年后,安康不少企业感觉到“缺人”,急需产业工人;从最初的担心没有就业机会、怕赚不到“二分菜园子钱“,到如今社区工厂一个月的工资就买“二分园子的菜”,上班的工厂也开始有了竞争和选择。这个普通人没有注意到转变悄然发生了。
  笔者作为一个理工科生,在制造业十余年的浸润,亲身经历了中国制造最繁荣的时光,对工业制造业也有说不出的体会和感情。去年8月份一时兴起,约几个朋友商讨,承接福建、浙江、苏州一带的订单,做个电子厂吧!因为沿海缺工情况愈演愈烈且全要素成本高涨不下,左右夹击着制造业难以为继!
  工厂开始组建生产,必然面临种种在预料之中而需要我们克服的困难,什么没有配套啊、什么买一个模具刀片都要很久啊,陈词滥调说过很多遍了,万事开头难,这是必然的状况,总需要第一批站出来开路的人。
  抛开自己作为电子工厂经营者的身份,以小编的身份来举几个案例。
  由于做电子行业,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位石泉返乡企业家刘总,他从苏州带回了大量订单,回到家乡石泉池河开厂,主要生产机器外部使用的高清信号线,几个月的试产下来,困扰他的最大难题也是“缺工”。因为行业和经历趋同,我们探讨了很多话题并逐步建立合作。
  刘总提到,他们企业分几步走,打算后续逐步把“抽线”车间(制造各类电线的)和研发部门也搬回家乡,以满足自身工厂生产的同时,还要辐射河南、贵州一带的客户资源。
  小编深受感染,接口道:如果您这样落实了,我去努力说服把连接器搬来一些吧,这样我们的链条就慢慢健全了。我们离重庆很近,当年上海、昆山一带能叫的上名号的整机厂很多都去重庆了。
  作为行业人士,我们都认为这个过程很艰巨,但前途是光明的。全国产业大转移是势在必行,而安康在各项实务工作中已经先行一步了。
  在今天会议的前段时间,小编并不清楚有这样的会议且能荣幸受宣传部门邀请参加,应汉中朋友之邀去他的工厂拉些设备回来,由于各种因素,他有些订单要移交过来完成,小编驱车去汉中接他,作为在江苏一带耕耘二十余年的行业前辈,我们曾有共同交集,他也是我某个阶段的师傅。
  我们一路讨论着行业的未来发展,也总结曾经在江浙一带声名鹊起的驰名企业,后来又是怎么压力重重、难以为继的。我们也聊到曾经被传了很多年的“长虹现象”(谣传长虹在隔壁省某市的企业让当地N多部门给围观跨了),这导致很多南方企业对西部并不十分了解,很多人还是曾经的固式思维。
  如果不走出去,请进来,身体力行,一而再、再而三,外面企业在艰难寻求突破时也不知道地处西部内陆的安康是这样优越的营商环境,因为很多弊端是在潜移默化中完成改变的。
 “你们安康的经济发展氛围的确更活跃些。”朋友讲了这样一句话。
  我说是啊,如果没有这些基本盘的更新和改变,我“一介书生”怎么瞎混着也不会去启动一个工厂,因为太难太辛苦了。
  朋友递给我一张图纸,说这是X米使用的,你看看。我时常听到一些业外人士在议论这个是低端产业、那个是落后产能,也总是试图说服对方,没有低端的产业,只有不合格的产品。不管是X米或者苹果,都是大部分人吹捧的产品,它们低端吗?
  而这些产品由数千个零件组成,没有这些组件就没有这个产品,这些组件大都需要几十道工序生产,每到工序的精益求精、每个组件的精益求精,最后才有高端的产品。
  如果每个工序都马马虎虎、差不多就行,累积出来的肯定是垃圾产品——这句话是工厂品质工程师们的口头禅。
  产业转移、落地生根需要一个过程,尤其是带有一定技术性的产品,员工需要培养,技术人员需要培养,产业链条需要逐步完善。这个过程虽然艰苦,但只要努力去完成,安康的综合优势依然很大。
  干工业制造业的企业家或创业者大都是务实的,因为几十年的职业生涯,时刻告诉我们每个产品、每道工序都需要经过严格检验。
  产业链形成和订单大量承接或许需要两到三年时间,2018年只不过是个开始,即使这样,曾经担心从山上下来没有就业、担心缺少“菜园子”的劳动力,如今工厂开在楼底下还“缺工”。
  如果没有招商引资的全力以赴、没有一年几十场活动的推介让安康“走出去”,没有营商环境大幅度的提升,没有各种普惠政策的支持,这些可能不会发生,至少不会这么快发生。
  企业落地成熟需要几年时间,员工和技术人员的成长需要几年时间,产业链的完善需要几年时间,几年后,刘总的产业园可能已经坐成,我们其中不知有谁可能成功打入成都、重庆基地的整机供应链。
  聚沙成塔、量变终将引起质变。我们都知道浙江省经济发达,可他们并不是靠造航天飞船或者航空母舰,而是会造几乎任何小商品——一个纽扣、一个打火机。
  安康市长在演讲中提到一句话:建设诚信社会从诚信政府开始,诚信政府从诚信市长开始。话音未落,大家都不约而同的鼓起了掌。
  这几年,安康的产业政策带来了很多变化,也许冰冷的数据很多人没多大概念,但身边发生的现象却是实实在在的。